首页| 电脑资讯| 育儿资讯| 家电资讯| 创业交流| 娱乐资讯| 化工资讯| 体育资讯| 汽车资讯| 农药资讯| 面试技巧| 服装服饰| 校园资讯| 更多

我的绝美娇妻谢梦涵-我的绝美娇妻小说阅读

【发表时间:2020-05-21 20:38:02 来源:任丘网】
我的绝美娇妻第5章晕倒的人

“哥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许诺双眸饱含泪花,一下子扑到许明志的怀中,失声道:“这半年来,我四处打听哥哥的下落,却依旧杳无音讯……”

“诺诺,是哥哥无能,没有保护好你。”许明志轻轻抚摸着许诺的乌发,呢喃道:“今后,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。”

此刻,许明志才醒悟过来。

在监狱的半年时光,妹妹不知道他被关在哪所监狱,这才没有去看望他。

回去的路上,在老房子的楼下,许明志看到一个漂亮女人站在门口,脚下变得沉重许多,就像是绑上了千斤重的石头,无法挪移半步。

“嫂子……”

许诺小声喊了句,看向那个漂亮女人,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,将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,轻薄黑丝裹着笔直修长的美腿,浑身透着股干练和稳重。

这个漂亮女人就是谢梦涵,也是许明志的妻子。

“嗯。”

谢梦涵应了声,一脸愕然地望着许明志,过了半晌,她缓缓叹了口气。

“许明志,你难道不想跟我解释解释入狱的原由吗?”谢梦涵打死都不会相信许明志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情,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。

外人只知道许明志是个没有出息的上门女婿,整天无所事事,窝在家里掌管谢家人的三餐。可是,谢梦涵却十分清楚,这个被人称为废物的男人和她相恋多年,对她更是百般呵护、宠爱,甚至每晚下班回到家中,都会弄好热水让她泡脚,缓解疲劳。

谢梦涵不相信这是真的,她相信许明志肯定有难言之隐。

“梦涵,我……唔……额。”

话刚出口,许明志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,额头几颗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。

“那些流言是真的。”

轰隆!

谢梦涵心中无比坚信的东西随着许明志的这话出口,坍塌了,那片净土也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“我们明天去离婚吧。”

许明志知道自己寿命将至,可他不愿意耽误谢梦涵,她还年轻,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,没有必要在一个即将死去的人身上浪费时间。

啪——

“许明志,你就是个混蛋!”

谢梦涵狠狠地扇了许明志一巴掌,转身挥泪离去。

“哥……”

许明志摆了摆手打断了许诺的话,道:“我没事,回家吧。”

在这一瞬间,许明志的心再次绞痛,面色惨白,身形一震,犹豫了半晌,这才缓缓转身离去。

他爱这个女人,爱她的一切!

可是,他没有时间了,没有精力再去守护她!

或许,放手才是两人最好的归宿吧。

当天晚上,谢家住所内。

谢梦涵一回到家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理会任何人,就连何春秀多次敲门也置之不理。

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,坐在床边,喝了一口后,透过窗户呆呆地看着夜空,呢喃道:“明志,我最害怕的不是你伤害我,而是你选择了分开,就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。”

谢梦涵和许明志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,两人在一次课外活动中相遇相识。

那时候,恰逢阳春三月,正是樱花盛开之时。

云阳市亦被称为——樱花之都。

在观赏樱花的途中,谢梦涵一心只想着拍下这美丽的景色,没有注意周围的人群,一不小心和许明志撞了个满怀。

至今,谢梦涵还记得当初是她撞了人还没来得及道歉,反而被撞的许明志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。

想到这里,谢梦涵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痴痴的笑容,继而摇了摇头,喝着杯中的红酒。

与此同时,回到老屋的许明志也是长夜难眠,独自坐在房中喝酒,香烟一根接一根,整个晚上他都被烟雾笼罩着。

……

次日,民政局,婚姻登记处。

大厅中,还坐着几对年轻男女,还有几对中年男女,有的是来办理结婚手续,也有的是来办理离婚手续。

审理窗口旁。

许明志和谢梦涵坐在那里,各自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。

“你们真的想好要离婚了吗?”工作人员是个和蔼的中年妇女,一副苦口婆心道:“俗话说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结为夫妻是前世修来的缘分,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后悔终身啊。”

许明志紧咬着双唇,手中攥着的圆珠笔在颤颤发抖……

迟疑了几秒钟,这才重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谢梦涵双眼饱含泪花,就在她即将签字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声惊呼。

“救命啊!”

她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蹲着一个中年妇女,在那妇女的身前躺着个中年男人,此时正翻着白眼,浑身抽搐。

身为医生的谢梦涵连忙放下手中的笔,快步走了过去,沉声道:“你好,我是云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谢梦涵,让我看看患者的情况。”

中年妇女一听对方是医生,顿时喜出望外,连连祈求道:“谢医生,求求你救救我丈夫,刚才还好好的,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变成这副模样了。”

“您别着急,我现在就看看。”谢梦涵简单的安慰了下中年妇女,便开始救治病人。

几分钟后,谢梦涵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,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,必须要尽快送往医院进行手术。

“患者是突发性心脏病,必须尽快送到医院。”

谢梦涵的话音刚落,躺在地上的患者突然一阵抽搐,口吐白沫,病情似乎比之前加重了几分。

“你这个庸医!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!”中年妇女也慌了,一改平静的模样,突然拽着谢梦涵的衣领破口大骂,“我老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让你陪葬!”

谢梦涵额头满是冷汗,不停地给病人做胸口按压,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,病人双眼紧闭,面色发青,动也不动,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。

谢梦涵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,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自己从医这么多年,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。

中年妇女这么一喊,周围的人顿时涌了过来,纷纷斥责谢梦涵。

“这哪里是救人,我看就是在谋杀!”

“对呀,刚才我看还好好的,这会儿都开始口吐白沫了!”

“那个晕倒的人看起来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!”

“张国正,鼎丰集团的老总!”

“我去,我说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,他在这里出事,咱们谁也担待不起,赶紧报警让警察来处理!”

人群中,已然有人掏出了手机报警。

许明志摇了摇头,见谢梦涵被这群人恶语相向,有些于心不忍,便走了过去掏出银针在患者的身上扎了几针。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